010-65129597

瑞幸管理层被指质押过半股权:价值25亿美元 投资者面临损失

自曝伪造交易22亿,引发行业高度关注。

此前,匿名机构向做空机构浑水递交了一份报告,报告披露,瑞幸的管理层已经通过股票质押兑现了49%的股票持有量(或已发行股票总数的24%),令投资者面临追缴保证金导致股价暴跌的风险。

报告称,瑞幸的管理层强调,他们从未出售过公司的任何股份;然而,他们已经通过股票质押融资套现。抵押的股份数量几乎是他们全部股份的一半,按当时价格价值25亿美元。

据介绍,股票质押融资是管理层在不直接出售股权的情况下获得融资的一种常见方式,这往往被投资者视为一种负面信号。

然而,也被认为是公司尽职调查中的一个关键危险信号,因为大量的股票质押可能会形成一个负循环,导致股价暴跌。

管理层可以用他们的证券作抵押,从银行和经纪公司获得贷款。当质押股票价值下跌时,放贷机构要求借款人提供更多现金或抵押品。

如果他们无法拿出这笔钱,放贷机构可以出售股票来收回欠款,从而进一步压低股价,并引发对抵押品的更多需求。在中国香港和中国大陆,股票质押融资导致股票暴跌的案例数不胜数。

在瑞幸的案例中,其管理层共抵押了近一半的股份作为贷款抵押(6100万ADS),占瑞幸总股份的24%,甚至超过了瑞幸在2019年5月IPO和2020年1月配售的总股份(5100万ADS)。

瑞幸集团于2020年1月8日发布的招股说明书显示,公司董事长陆正耀、首席执行官钱治亚和董事长陆正耀的姐姐Sunying Wong分别承诺持有公司30%、47%和100%的股份。

报告称,瑞幸的招股说明书中并未披露Sunying Wong是陆正耀的妹妹,但这种关系在UCAR(神州优车,838006 CH,与陆董事长有关的新三板上市公司)的2018年年报中被披露。瑞幸的管理层总共通过股票质押兑现了近一半的股份,而其余投资者则面临股票崩盘的巨大风险。

陆正耀等人被指从神州租车拿走16亿美元

做空报告指出的第二个层面是,神州租车(00699):陆正耀和同一批关系密切的私募股权投资者从神州租车(00699)手中拿走了16亿美元,而小股东则损失惨重。

在瑞幸之前,陆正耀于2007年创立了一个中国汽车租赁公司神州租车。神州租车2012年申请在纳斯达克上市,但未能成功。2014年,在引进赫兹租车战略投资后,在香港交易所上市。联想占29%,华平占18%,赫兹占16%,路正耀占15%。

神州租车(00699)上市后与资本市场有过短暂的“蜜月期”。2015年5月,在路正耀开始套现之前,公司股价从IPO时的8.5港元飙升至20.0港元。他并未直接在市场上销售,而是卖掉了他所有优车科技股票(优车科技),这是神州优车 (838006 CH)的一家子公司。

做空报告称,从名称中可以看出,神州优车(838006.CH)是由陆正耀控股的另一家公司:2016年,陆正耀及其合股方持有神州优车近50%的股份,至今仍占40%。陆正耀以每股2港元的价格套现34亿港元。

此外,神州租车上市前的其他投资者,如赫兹、联想和华平,也在同一时期出售了大量股份。

从2015年6月到2016年3月,陆正耀和其他准备上市的投资者在短短9个月的时间里抛售了神州租车42%的股票,套现16亿美元。

鉴于业内人士如此大规模的股票抛售,神州租车的股价从2015年6月20港元/股的峰值暴跌至2016年6月以来的不足8港元/股也就不足为奇。请记住,神州租车在2014年9月的IPO发行价为每股8.5港元,这意味着所有公众投资者都承担了损失。

9月上市以来,神州租车前几个季度的盈利能力呈现良好的增长趋势(2015年调整后净利润+59%)。自2016年第二季度内部套现后,其财务业绩开始下滑:2016年调整后净利润下降了8%,2017年又下降了25%。当陆正耀和其他准备上市的投资者带走了16亿美元,公众投资者被留下承担责任。

做空报告称,神州租车的股价在IPO后的前9个月从8.5港元升至20港元,瑞幸的股价也出现了同样的波动。瑞幸的内部人士也和神州租车一样。

瑞幸的主要私募股权投资者Centurium Capital和Joy Capital的创始合伙人David Hui Li、Erhai Liu实际上是华平和联想几年前投资神州租车的负责人,因此他们是陆正耀的“老朋友”。

神州租车的IPO前投资者在2015年5月28日开始通过二次发行套现,在IPO后8个月和锁定期到期后2个月。相比之下,Centurium Capital在2020年1月8日通过瑞幸的可转换债券和股票发行套现2.32亿美元,这也正好是在瑞幸IPO后8个月和锁定期到期后2个月。

在瑞幸股东中,我们再次看到熟悉的“金三角”陆正耀、黎辉、刘二海,他们一起持有瑞幸46%的股份,目前价值58亿美元。“金三角”曾套现神州租车(00699)11亿美元,未来会对瑞幸做出什么,不言而喻。

收购宝沃汽车交易引质疑

通过收购宝沃汽车交易,瑞幸董事长陆正耀从神州优车转让了1.37亿人民币到他的关联方王百因。优车、宝沃和王百因延期支付超过12个月,将向北汽福田汽车(1.860, -0.06, -3.12%)支付59.5亿人民币。

现在,王百因新成立的咖啡供应商在瑞幸总部隔壁。

这一笔关于陆正耀的交易具体是,2019年1月,一个叫王百因的人以39.7亿元收购了一家公司,在2019年3月以41.1亿人民币将这家公司卖出了优车,仅两个月就获利1.37亿元。更有趣的是,王百因是陆正耀的关联方,陆正耀实际上从神州优车获利1.37亿人民币。

宝沃汽车成立于1919年,曾是德国排名前四的汽车制造商(其他三家分别是大众、奔驰和欧宝),但后来在1963年破产。2014年, 北汽福田花费500万欧元获得100%的北京宝沃汽车有限公司股权,并试图再次引入这家老牌汽车品牌进入中国市场。

经过几年不善的运营,2018年10月北汽福田汽车宣布计划出售67%的宝沃股份给长盛兴业厦(门)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通过北京产权交易所,这笔交易花费39.7亿元人民币。

正如北汽福田2019年1月16日发布的公告所示长盛兴业是一个专门为这笔交易成立的空壳公司,它成立于2018年12月3日,公司控股股东、法人为王百因。

2019年3月18日,神州优车(陆正耀为控股股东)宣布计划以41.1亿元收购宝沃67%的股份,仅比北汽福田将同一资产出售给长盛兴业晚了两个月。交易详情见优车公告(文件号:2019-34)。

“长盛兴业”通过收购宝沃汽车67%的股权并快速卖给优车公司,在短短两个月内盈利1.37亿元。

2018年12月26日,在长盛盈业收购宝沃3周前,优车为北汽福田提供了信用担保,因北汽福田提供24亿元的股东贷款给宝沃汽车,优车明确表示担保是为了“方便”长盛兴业收购目标资产(即北京宝沃)。

换句话说,优车不仅仅是优先意识到长盛兴业收购宝沃的意图,也帮助其促成了这笔交易,提供24亿元信用担保。

优车支持长盛兴业收购宝沃,优车超额支付了1.37亿人民币。这是公开的秘密对于王百因和陆正耀的亲密个人关系。王百因和陆正耀是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EMBA的同学在2006年到2008年。王百因毕业后从事医疗事业,在收购宝沃之前没有任何汽车行业的经验。

宝沃汽车的股份归属于北汽福田再转让给长盛兴业,再到优车,这1.37亿人民币似乎有利于陆正耀个人而不是神州优车的公众股东,因为交易实际上把1.37亿人民币现金转移给优车未公开的关联方王百因。

宝沃汽车工商变更

报告称,优车在收购宝沃后可能面临现金流压力。关于长盛兴业收购宝沃,支付给北汽福田的款项将在2020年1月15日全部付清。

然而,北汽福田于2020年1月18日宣布,有14.8亿元人民币未付且逾期未付。换句话说,长盛兴业仅为收购宝沃支付给北汽福田24.9亿元人民币,剩余违约款项人民币14.8亿元。

此外,福田汽车还有46.7亿元未偿还股东贷款给宝沃,其中18.8亿元将于2020年7月到期,25.9亿元将于2021年1月到期。上述24亿元的股东贷款由神州优车(838006.CH)担保。加上14.8亿元的收购逾期付款,长盛兴业和宝沃未来12个月将面临59.5亿元的现金流出,现金流压力巨大。

长盛兴业是神州优车(838006 CH)收购宝沃的未披露关联方,因此其支付违约和现金流压力可以追溯到神州优车。在1H19临时文件中,神州优车披露,宝沃已经于2019年7月29日转移到公司。

然而,此后神州优车没有进一步披露。神州优车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发布2019年第三季度的财务报告,尽管该季度已经过去了近4个月。2018年10月31日,第三季度报告正式发布。

此外,神州优车仅持有7.58亿元现金余额,截至2019年6月30日总债务为26亿元(即净债务19亿元)。该公司还公布了19亿元的收入,同比下降49%,1H19年净亏损6.53亿元,营业现金流入只有3.06亿元。

宝沃本身是亏损企业(2018年净亏损25.45亿元人民币),神州优车可能需要大量的外部融资,才能在未来12个月偿还给百威-福田59.5亿元人民币,更不用说支持宝沃的业务发展。

在陆正耀于2016年3月套现后,神州优车目前是神州租车的最大股东。

然而,据1H19中期报告显示,该公司已承诺将价值38.9亿元人民币的神州租车股份用于融资。神州优车拥有6.31亿股,占神州租车总股本的29.77%。

根据神州租车在2019年6月28日6.18港元的股价计算,这些股票的市值为39亿港元。换句话说,神州优车已经在1H19承诺了几乎100%的神州租车股份。

在长盛兴业与福田汽车的交易悬而未决之际,王百因于2019年8月23日又成立了征者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该公司95%的股份由王百因持有。

征者国际贸易有限公司的主营业务包括咖啡机销售和食品原料供应,与瑞幸的供应链相匹配。此外,征者在2019年10月取得食品经营许可证,而其工商范围包括“批发酒、饮料和茶”。

瑞幸有两个总部(北京+厦门),其中一个在厦门国际航运中心D座。征者的注册地址是厦门国际航空航运中心C座,紧邻瑞幸厦门总部。

做空报告称,王百因成立了多家公司来提供咖啡机和食品原料,“巧合”的是,这些公司都位于瑞幸总部的隔壁。投资者应谨慎对待这些公司与瑞幸之间的潜在交易和相关风险。


合作伙伴
微信订阅号
微信服务号
友情链接